上海力耐通液压机械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1-203161
邮箱:service@asais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年末紧企如何应对海外坏账

编辑:上海力耐通液压机械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年末紧企如何应对海外坏账
在珠三角这个举世闻名的“世界代工重镇”,每天都在上演着“洋老赖”欠款的桥段。随着经济下行,海外坏账的风险今年以来急剧上升。中国是紧固件出口大国,出口坏账是出口企业的恶梦,因此紧企要引起对海外坏账风险的关注,寻求把这种风险降至最低的路径,进而形成企业新的竞争力。

企业出口存在对方不付款的风险,而出口信用保险就可以让企业规避这一风险,所谓出口信用保险,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在19世纪初就在英国出现了,它实际上是各国政府为推动本国产品和服务出口而建立的官方信用支持,目前已有50多个国家建立了出口信用保险机构。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统计,今年1-10月,广东新增出险案件数量同比上升41%,原因多为买方破产、无力偿付债务、拖欠货款、拒绝接收货物。

“大买家”变成“大忽悠”

事实上,在东莞庞大的加工制造业,各个行业都有约定俗成的收账期规矩。东莞的紧固件企业大多都是香港企业在大陆的厂房,在广东,每天都在上演着这样迷雾重重的海外收款难故事——这话丝毫不夸张。并且,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每一次拖欠货款,都足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了一个新客户,看他光鲜漂亮,你可不能信他一面之词。最好通过中间商,比如中国出口信保、香港相关机构等渠道去了解这个新客户的底细。这样比较稳妥。”这是某东莞企业以他们的经验作为前车之鉴给我们的建议。

海外坏账大多数受害的都是中小企业。金融危机刚碾过东莞,欧债危机又来,中国出口信保东莞办事处负责人王立君明显感觉到东莞这块土地上的异样。赚回来的钱和赔出去的钱,就如跷跷板突然掉了一个头。王立君又举出一组数据,今年1-10月,从赔付案件的分布看,有接近一半的赔付案件为中小企业案件。令企业头疼的“海外老赖”拖欠货款的背后深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的操作手段通常是怎样的?王立君介绍,“海外老赖主要分两种,一是有钱不想给,买家下了单故意拖欠;二是真的没钱了,买家下了订单,但是由于外需市场萎缩,买家一时资金无法周转甚至倒闭破产。”“第二种原因造成的海外老赖拖欠货款案例,在金融危机发生的2008年后越来越多”。

坏账困境下的遗憾

远在浙江的温州,也饱受海外坏账的烦扰。还在今年9月,中国信保温州办事处就统计得出结果,1-8月,温州接到报损金额高达1.484亿美元,同比增幅达到13.1%。报损金额大幅增长下,是一个部分时空和区域的大困局:“今年国际金融危机蔓延、外需持续低迷”。有资料表明,中国信保温州办事处此前发出预警,海外坏账风险在今年呈上升趋势,温州海外坏账率已达到3%,提醒出口企业要做好调查客户资信的准备,防范必要的风险。对需提高警惕的国家和地区也予以了通报,包括前独联体国家(俄罗斯、乌克兰等)和韩国、中东等,欧洲的西班牙、意大利、波兰。

在温州,全县有自营出口实绩的温州紧固件企业达到49家,比上年增加14家,其中出口100万美元以上企业28家,增加9家,而温州紧固件产品(钢铁制品)成为该县第一大出口产品,其中自营出口、外贸供货、内销各占约为三分之一。预防海外坏账对温州出口紧企来说同样不容忽视。

不同的地区,相同的遭遇,今年1-8月,中国信保温州办事处累计承保企业359家。截至10月,中国出口信保在东莞一共拥有251家常规客户。如凯昶德电子这样甫一出口就投保中国信保的出口厂家,更是少之又少。然而,就算上半年有两百多家企业投保出口信用保险,但对于东莞上万出口型企业来说,“251”这一数据仍然少得可怜。在王立君看来,一方面原因是由于办事处2005年才在东莞设立,另外人员投入也有限,目前业务人员总数不超过20个。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东莞出口企业中多数是加工贸易企业,两头在外,保险公司对接的人是大陆的工厂管理者,大多数出来接待的是财务经理。这些干部并不是远在台湾和香港的公司首脑,没有决定权,导致沟通决策较为缓慢。不过,大陆工厂不投保,不代表总公司不投保,很多工厂的台湾和香港总部都选择在当地买保险。“我个人作一个大胆推测,加上企业总部的投保,东莞企业的保险覆盖率应该超过40%”,王立君认为,对余下的企业,培育其抗风险的意识不能一蹴而就,是一项长久之计。

放手一搏狙击坏账

“东莞庞大的出口规模,不能没有专业的应对海外风险的法律机构。”王东表示,他是北京世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有美国国际贸易领域的法律从业经验,因是市贸促会法律顾问缘故,熟谙东莞出口企业的海外坏账现实。

王东对市贸促会筹备中的国际商事法律调解中心满怀期待。这是一家与全球几十家商协会、律师事务所建立合作机制的法律调解中心,去年得到中国贸促会同意设立,当东莞企业遇到海外风险、纠纷时,调解中心不仅能够以低费用、快速有效的方式解决商事纠纷,更能够保护企业的商业利益、商业秘密,维护商业伙伴关系的存续。

“如果按照商务部研究院抽样调查5%的坏账率计算,我国和各地的海外坏账额高得惊人。”王东激动地说,海外坏账如果不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破坏力相当大,严重影响到企业的生死存亡,甚至比没有订单还惨重。

一位不愿具名的出口商对海外坏账心有余悸,2010年接到一家欧洲客户下的几百万美元大订单,喜出望外地加班加点完工发货之后,最后客户如泥牛入海,“手里仅拿到了对方的2成预付款”。自此后,该出口商资金链断裂,企业难以为继,只好解散,以十几人的小作坊从头开始。

正是应对海外坏账风险的第三方机构不足,或企业对海外风险的误判,最终导致了风险的发生。王东对此深表痛心,他认为一个成熟的出口企业,应该对每一个新的海外客户建立前期 资信调查和评估机制,包括交易对象所在国家的信用等级评估;对交易对象的信用调查;关注国际经济环境变化。

“更要命的是,不少出口企业还是不懂得以金融工具来分散风险,以此保障海外风险产生的债权”。王东似乎无法理解传统制造企业对金融工具避险的陌生。“对信用证缺乏严格审查,不能及时察觉‘软条款’,让企业屡屡中招。”

按照王东的观点,出口企业借助“出口信用保险”、“保理业务”、“福费庭(Forfaiting)业务”等,都对分散风险有很大的好处,不过要承担不低的保费。“首次接触的客户和大额订单,用信用保险比较合理”。

然而,不得不承认,海外坏账风险并非一日之寒。出口企业也并非不知海外坏账伤害之大,而如何推动他们去直面并解决风险,才是当前应急之策。
上一条:烟店国际轴承商贸城隆重举行开工仪式 下一条:内燃机行业一季度运行平稳